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无双_ 106.第 106 章-

时间:2021-01-06 15:2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梦溪石小说无双 106.第 106 章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四处招摇的夹竹桃精。  长孙菩提道:“听说芸芸小娘子一舞动半城, 我特地过来看她。”

    薛娘子掩嘴一笑:“芸芸小娘子,只怕此刻还懒起画娥眉呢!”

    若春香坊的熟客在此, 看见向来泼辣性急的薛娘子对个不懂规矩的人如此客气,只怕是要吓掉下巴,但对薛娘子而言, 哪怕是她阅人无数,长孙菩提的英俊, 也已足够她消了起床气, 换上一副笑脸相迎。

    长孙菩提微微皱眉:“但我只是路过六工城, 晚上就要走了,不能让我见她一面吗?”

    他拿出一个锦袋,递给薛娘子。

    薛娘子接过打开, 登时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袋子里头全是圆滚滚沉甸甸的南海金珠,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长孙菩提英俊的脸加上这一袋金珠,别说要芸芸小娘子作陪了,就算是要薛娘子亲身上阵,她都不会有二话。

    “郎君快里边请,我这就去叫芸芸!”

    长孙菩提微微点头, 目光不着痕迹地从前屋扫过,一道轻盈的身影一闪而过, 很快又消失在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如果想要掩人耳目,当然是夜晚过来最好, 那时候春香坊人来人往, 衣香鬓影, 最容易遮掩行踪。

    但夜晚同时也是对方最容易蛰伏潜藏的时候,乔仙与长孙商量之后,都认为白天过来,反其道而行,最容易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,说不定还能引蛇出洞。

    春香坊楼阁重重,曲廊回绕,暗香隐隐,果真有深闺藏娇的感觉,长孙走在薛娘子后面,想到的却是这样的地形极易藏人,便是武功高手过来找人,只要对方屏息静默,借着周围花鸟鱼虫的动静遮掩,还真未必能找到。

    “这里便是芸芸的住处,你自个儿上去吧,她可能还未起床。”薛娘子笑道。

    这位芸芸小娘子虽然既卖艺也卖身,但不是想要就能得到的,只不过长孙实在阔绰,出手就是一袋金珠,莫说一个芸芸了,就是十个芸芸都已足够。

    薛娘子说罢,转身就走了,长孙敲了两下,门很快被打开,一名少女看见他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长孙菩提道:“我来找芸芸。”

    少女微怒:“你这人好不懂规矩,娘子白日里不待客的,快快离开,否则我就叫人了。”

    长孙:“是薛娘子带我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少女愣了一下,怒色随即化为悲哀,但一闪即逝,她平静道:“那郎君请进吧,劳烦您在前厅稍坐,芸芸娘子还未起身,我这就去叫醒她。”

    长孙点头:“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这里必然是花费了心思装点打扮的,长孙环顾四周,看见窗前摆了一盏腊梅,他正想着春日里哪来的梅花,上前一看,才知是绢花,只是捏得极好,上色均匀,深浅有致,以假乱真。

    “好看吗?”身后传来女子的声音,婉转动听。

    “好看。”长孙菩提回过头,“这是你自己做的?”

    芸芸笑而不语,一头青丝仅仅是随意挽起,单衣之外穿了件外裳,松松垮垮,别有慵懒风情。

    “好看就好,何必管出处?郎君为何白日里闯进来,薛娘子竟也不阻拦?”

    长孙菩提言简意赅:“一袋金珠。”

    芸芸却一下子就听明白了,她自失一笑:“难怪薛娘子也肯为你破例。”

    说罢她主动握住长孙的手,依偎上来。

    甭管这位芸芸小娘子的舞姿多么倾国倾城,许多因此一掷千金的人,说到底还是为了她这个人,软玉温香固然别处也能轻易得到,但人人趋之若鹜的本质,必然是那份独占的虚荣感。

    芸芸也很明白这一点,并未像其他乐坊魁首那样拿腔作势。

    但长孙菩提却推开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想看你跳舞。”

    芸芸噗嗤一笑:“郎君莫不是害羞,想先赏舞乐?也成,不过这会儿没有乐伶伴曲,只能让我的侍女先进来弹琵琶了。”

    长孙菩提道:“我非是害羞,也没有故作清高,只是单纯想看你跳一支舞。”

    他面色平淡,连笑容也无,说出来的话却反倒更可信些。

    “这支金钗,你还记得吗?”长孙从袖中拿出一支钗子递给他。

    芸芸先是面露迷惑,而后神色慢慢有了变化,似回忆起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,东边巷头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长孙点点头:“八年前,一个少年流落街头,饥寒交迫,差点就死了,是你给了他一支金钗,让他去典当,度过难关。后来他得了钱,就把这支金钗赎回来,一直带在身边,今日特来交还,还你一段善始善终。”

    芸芸盯着金钗看了半晌,泪水渐渐漫上眼眶,最终滴落在长孙菩提的手心。

    “八年了,你已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,我却老了。”

    长孙道:“你若愿意,我可以为你赎身。”

    芸芸拭去眼泪,摇头笑道:“我喜欢这样的日子,万众瞩目,纸醉金迷,你不必为我操心,这支金钗,也留给你做个念想吧,你想看什么舞,我给你跳。”

    经过这一段小插曲,芸芸小娘子对长孙菩提的态度,终于多了几分亲近,不再像一开始那样疏远客气。

    长孙深深地看她一眼,将金钗重新放入袖中。

    “那就跳一曲醉东风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琳琅阁内,几乎所有人都坐不住了,安静的场面一时沸腾起来,不少人伸长了脖子望向侍女手中那块晶莹剔透,流光溢彩的玉石。

    无须琳琅阁的人介绍,哪怕对玉石毫无研究的人,也能知道这是块宝贝。

    “天池玉胆,是这样的?”裴惊蛰忍不住出声。

    他们都推测过,天池玉胆很可能会出现在琳琅阁拍卖上,但谁都没有想过竟会以如此光明正大的方式,如果解剑府这时候出面将玉石拿走,对方费尽心思谋划的一切不就落空了吗?

    “这会不会是假的?”他随即又想到这个可能性。

    琳琅阁既然已经将这东西拿出来,现在再要让他们收回去,显然是来不及了,不管真假,都得先拿到手才能鉴别。

    “由于此物来历不明,琳琅阁不敢下定论,故而起拍价相比其它宝物稍低,暂定为五贯,有意益价的贵客还请自行加价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话音方落,就有人喊出六贯的价格,价格层层叠加,不一会儿就已经加到了五十贯,但场面依旧热火朝天,加价声此起彼伏,眼看一时片刻是不可能结束了,就连之前按兵不动的林雍,也加入了竞拍行列,直接喊出一百贯的价格,但随即又有人将价格抬上去。

    “郎君,那我们——”裴惊蛰忍不住问凤霄。

    这样一块宝玉,就算不是天池玉胆,应该也会引得无数人争相抢夺,更何况天池玉胆失窃的消息早已暗中传开来,不少消息灵通的人自然得了风声,才会使得这块宝玉远比之前所有物品都令人眼热。

    凤霄道:“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这一等,就等到了价格喊上三千两白银的时候,眼看加价的人依旧蠢蠢欲动,裴惊蛰在凤霄授意下,直接就喊出五千两白银,加上十颗南海金珠的价格。

    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许多人循声朝裴惊蛰他们这里望来。

    崔不去将大氅往下巴处拢了拢,身体微微侧坐,避开了许多不必要的视线。

    凤霄还故意凑过来:“又不是小娘子,为何如此害羞,连看都看不得了?”

    崔不去冷冷道:“你这么出风头,我怕跟你待在一起,晚上睡觉连脑袋没了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凤霄哈哈一笑,伸手揽上他的腰,暧昧道:“那你可以与我同床共枕啊,我保你高枕无忧!”

    熟料崔不去忽然起身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了凤霄一个大耳刮子,其速度之快,就连凤霄这样的武功高手,竟然都没有反应过来,生生挨上半下,才往后避开。

    “你这厚颜无耻的登徒子,占了我妹妹就算了,竟然连我都不放过,贫道都躲到六工城来,都还躲不开你,难道这世上就没有王法了吗?!”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崔不去声色俱厉,凛然不可侵犯,一张脸更是气得发白,令人想到雪中劲竹,摧而不折。

    凤霄:……

    他没想到崔不去一路隐忍不发,却是在这里等着自己,万众瞩目之下,所有人看凤霄的眼神都变了。

    凤霄心想,这真是阴沟里翻船,头一回,玩脱了。

    崔不去冷冷道:“我不喜欢被虐待,但我知道,落在他手里,比落在你手里要好些。”

    白衣人诧异:“我除了带走你时用了点手段,其它时候何尝不是以礼相待?”

    崔不去:“他做事,自有他的目的和分寸,你却不将任何人的性命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“去去啊,难得听你在外人面前夸我,我这心里头,真是受宠若惊——”

    受字出口时,凤霄就已身形一晃,朝他们飘过来。

    白衣人反应极快,当下抓着崔不去疾退,甚至隐隐将崔不去往前推了推,打算随时用他来挡住凤霄的攻势。

    谁知凤霄压根就不打他的要害,反而将手伸向戴在他脑袋上的幂离。

    白衣人一惊,想要抓住幂离已是不及,头顶一空,顿时冷风灌顶,冰凉萦绕。

    崔不去咳嗽两声,不掩诧异。

    凤霄更是笑道:“原来这年头和尚也这么不老实,不好好待在庙里敲木鱼,还跑来抢玉胆,你家住持是哪位?等我好好与他说道说道!”

    月色在白衣人那颗光滑锃亮的脑袋上微微反光,凤霄忍不住想起鸡蛋,还是剥了壳的那种。

    正巧崔不去又咳嗽起来,凤霄错眼一看,对方仿佛也在借咳嗽掩饰笑意,不禁觉得这病痨鬼跟自己还是挺有默契的。

    白衣人被揭开幂离的瞬间,脸上闪过恼怒之色,但很快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僧居无定所,闲云野鹤罢了,法号贱名,不足挂齿。”

    凤霄哦了一声:“原来是个野僧,那就不能自称和尚,谁知道你是不是假借和尚身份逃过徭役,看来本座得带你回去好好讯问才行!”

    他说罢就伸手来抓白衣人,后者十足警惕,在他刚刚开口说话时就已飘身后退,一退十来步。

    凤霄却紧追不舍,一跃而起,大有抓不到人不罢休的架势。

    白衣人微微皱眉,他不怵与凤霄交手,却不想浪费时间,更不想暴露武功,让对方看出自己的来历,便在对方攻来之际,将崔不去往身前一推,直接推向凤霄,他自己则转身跃起,意图离开。

    谁知一道黑影从天而降,长剑铮然作响,划破长空,朝他迎面袭来。

    今夜月色明亮,云淡星稀,足以让白衣人看清对方的面孔。

    赫然是方才被高宁劫持走,又去而复返的裴惊蛰!

    一个凤霄已是难对付,再加上一个裴惊蛰,哪怕后者武功不足为惧,但苍蝇在耳边嗡嗡乱绕,也是够让人心烦的了,白衣人知道今晚注定无功而返,便不再恋栈,当即旋身避开剑光,直接借力踩住一根树枝,斜斜往屋顶飘去,裴惊蛰再要去追,对方已是走远了。

    “别追了。”凤霄道。

    裴惊蛰从树上落下,惭愧道:“属下不力,没能将高宁擒住。”

    凤霄:“他的武功远胜于你,你能从他手中逃脱,已经是省了我去救你的工夫,我还得谢谢你才是。”

    裴惊蛰一时竟弄不清郎君这话到底是贬损还是夸奖,想了一会儿,小心翼翼道:“多,多谢郎君赞誉,属下愧不敢当?”

    崔不去:“他在嘲讽你,你以为他在夸你?”

    裴惊蛰:……

    凤霄:“抱歉,这孩子有点傻,让你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崔不去:“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裴惊蛰好容易忍住嘴角抽搐,询问道:“郎君,方才那和尚,可需要我去查查他的身份?”

    凤霄望向崔不去:“崔道长应该知道罢。”

    崔不去:“我的确猜了一个人,但不知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凤霄:“说说。”

    崔不去:“玉秀和尚。”

    那是谁?

    裴惊蛰有点茫然,在脑海里搜索了一圈,也没搜出江湖上何时出了这一号人物。

    崔不去道:“此人师承天台宗智者禅师,极少在江湖上走动,是以不算江湖中人,他一般都待在贵人身边,退居幕后,出谋划策。”

    听见贵人二字,裴惊蛰隐隐察觉了什么,但又不好问出口。

    凤霄已道:“晋王。”

    不是疑问,而是肯定。

    崔不去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晋王杨广,当今天子第二子,与太子杨勇,同为独孤皇后所出,却比太子更加活泼外向。会哭的孩子有糖吃,对比不会撒娇耍痴的长子,自然是杨广更加讨父母欢心,这在朝中上下并不是什么秘密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